开问网openwhy.cn —— 基于文档协作平台的综合性内容型网站

建议反馈

提交
取消

绑定手机号

您不是手机注册用户,还不能操作创建群或申请为群参与者,请绑定手机号(手机号绑定后将也成为登录账号)
获取验证码
绑定
取消

合并账号

合并
取消

提示

取消
解绑并绑定
只有实名认证用户可创建活动,
请先进行实名认证
确定

扫描下载开问APP

开问网微信客服

400-690-0076

一碗螺肉香,一盆回忆长

清恩
关注
收藏
阅读 2812
0

纵使有千万个不愿,闭着眼睛说看不见,可是等到蓦地回首,不得不承认,那些被扯被拽的,都已远……

空气中混杂着各种味道,哪家餐馆的调味剂香气与小街两侧的下水道碰撞,丢弃的竹签肉屑散落一地被大脚小脚的鞋印压进泥土里,半杯洒落的奶茶顺着地势流下,里面的珍珠被谁的一脚踩碎在杯子里,小摊贩卖胡辣汤的大爷爷给小伙子和姑娘打包装好滴的两滴儿香油的“啪嗒”声与闭街的大钟同响。霓虹灯管逐个儿失去光亮,和褪了色的广告横幅一同被包裹进深夜。门店打烊、小贩收摊,男孩儿女孩儿匆匆忙忙朝着东西方向离开,给喧嚣的小街卸妆,用最后一点儿的阗咽掩饰即将的寂寥。

被冻僵的寒风凛冽飒响,直直地打在冰冷的电线杆上,饱腹的人群离去留下饥肠辘辘的暗夜独自翻捡地上的肉屑,捡拾不起,碎了一地的悲凉。难以酣畅,着实失兴。那灯,兀自地亮着,只有一管霓虹,照在他家“螺蛳粉”的招牌上,我从那里出来,狭小的门面在最深的夜里最晚停歇。残留的味蕾还在执意念想,那汤酸笋里的两粒螺肉香,不觉然地刺醒了沉睡的对那往昔的一叠叠回忆念想。

儿时生长在黄淮一带,虽不及江南的水乡连连,但仍旧不免有着溪河塘池那或大或小的水坑。芭蕉叶遮阳铺席而躺,树木根枝争相竞长,蚕宝食桑吮汁酣畅,蝉鸣叶间四起作响。夏日里有燥阳炽热炙烤生烟,难免有些顽童欲化成鱼的戏言嬉闹水间,摸虾捕鱼,然而最期待的,是等了一夏的爆炒之后肉香四溢的田螺。

田螺在我们那里被习惯地称有一个奇怪的名字,“鹅郎妞”不知被叫了多少年的一代又一代。八九月的田螺最受欢喜,此时的田螺进入生长期后期,螺肉丰硕肥美,尤以爆炒螺肉最为诱人。择一池塘水坑,最好是慢慢淌动,将双脚慢入水中,在浮木、池藻等腐殖质充沛及坑沿处,随手一抓,便是满捧收获。

集市往往能看到刚捕捞的新鲜田螺,只是鲜有人问津,小贩只得贩卖到城里的酒店,非农家无人喜爱的缘故,而是因为田螺太过普通,随手一捞,便可成就餐桌上的满满一盆,以致少有农人家钱财换买。

粼粼的清水漫过年久的洋瓷盆里的新鲜田螺,螺的触角便会偷偷粘附在盆缘,此物无目,却着实精灵,稍有触碰,便迅速用厣封闭螺壳。用刷子去其外泥,尽管撒些许盐,作以杀菌和帮助田螺节食,勤以清水更换,静待田螺吐出泥沙,以此反复,直至清水少浊,即剪切去尾,洗净沥干备炒。

热锅淋油,当锅内的油“滋滋”作响,将洗净的田螺倒入锅内迅速翻炒,煸炒片刻,加上料酒去腥,螺壳被炒勺翻来覆去,撞出无节奏的韵律。随之加水小火焖煮,待螺汁稍浓,大火爆炒,佐以生抽美人红椒着色增味,再迅以八角花椒葱姜撒入锅内提鲜消腻。出锅前添少许红糖收汁,淋上几滴芝麻油散香,最后扣入大大的碗盆里,收势。吮吸一口,那带汁的螺肉麻麻辣辣的诱惑着每个味蕾,一发不可收拾之势余香久留,念念作想。

夜,更深了,灯,什么时候灭下了。“鹅郎妞”已是多年远去,停在年久的回忆里。我望着那黯然的招牌,想在牙缝间再挑出一点儿刚才那碗螺蛳粉的余味儿……

酸笋的独有的味儿还滋停在口鼻间,腐竹、花生粒、豌豆、腌萝卜还未溜走,那两粒螺蛳肉便是整碗汤的珍馐,实在太小,被我吞咽入喉,忘记多些打量已记不住模样,难以酣畅,着实失兴。

《摘元方》载有:水煮螺蛳尝食,治痘疹目翳。《扶寿精方》记载:螺蛳肉入盐少许,捣泥贴之,治以白游风肿。螺蛳的多重药效我未尝在意,唯独“螺蛳过酒,前世未休”的说法我倒独有钟爱。

刚开始我不会太在意你,因为你遍地都是,慢慢地当岁月无声流逝时,我才发现你也早远去。即使我再在池塘的某处双手一捧,也会是颗粒无收,因为你慢慢地成为了记忆里的那一种味儿,那一碗的螺肉香,只能在空盆子里垂涎。

那谁家的螺蛳粉招牌也在这深夜停歇,那碗被我贪噬的两粒螺蛳肉从来都不会是远去的“鹅郎妞”……

赞 | 0
举报
本文为下述活动作品
0 条评论
取消
评论
更多评论
还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推荐阅读
换一批
回到顶部
分享文章

分享到微信

举报

提交
取消

选择活动

1/10
作品二维码:
发证单位:
    发证日期:
    开问电子证书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