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问网openwhy.cn —— 基于文档协作平台的综合性内容型网站

建议反馈

提交
取消

绑定手机号

您不是手机注册用户,还不能操作创建群或申请为群参与者,请绑定手机号(手机号绑定后将也成为登录账号)
获取验证码
绑定
取消

合并账号

合并
取消

提示

取消
解绑并绑定
只有实名认证用户可创建活动,
请先进行实名认证
确定

扫描下载开问APP

开问网微信客服

400-690-0076

小说|情同父子

雷朝扬
关注
收藏
阅读 3545
0

情同父子 

突然想去看看儿子。 

为什么不呢?项目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负责的模块已经全部拼装完毕,在beta测试开始前,不免有些无所事事。而且,算算时间,儿子今年已经17岁,而上次去看他已经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 

于是老杨拿出手机,点开儿子的资料,确认没有处在考试之类的状态后,发送了会面申请。几乎是同时,收到了同意的回复。老杨也没多想,就往学校去了。 

顺着混乱恶心的电子指引绕过庞大复杂的教学区,老杨在17级的接待口找到了已经等待许久的儿子,并在些许的疑惑和犹豫中告诉自己这位高大而饱满的大男孩就是自己的骨肉血亲——13岁和17岁的差别,就应该是这么大。 

“你好......爸爸?”看来自己的变化也很大,儿子的语气同样并不干脆,想来自己这些年明显老了不少,不免有些糟心。 

“嗯,长高了,身板也厚实了,差点没认出你。下午一起出去逛逛吧。” 

儿子没再说什么,一路跟着老杨走出了学校。风很透,现在几乎已经不能称之为初秋了,幸好还能赶上最后一趟诈回的暖,搭伙下午两点的阳光,不至于太冷。校区偏城郊,校门之外有些空荡,划定的道路之外密密麻麻的绿化带因为多年无人打理,挤满狭小的土壤又横刺向老杨与儿子,不过还不至于太过放肆。两人走着,老杨调整了几次步频和步幅,怕跟不上又怕落下儿子。两人并肩,若是一人略略领先便会感到些许不安,偷偷减速让另一人跟上。 

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老杨几次欲言又止,他实在不清楚现在的儿子到底喜欢什么,关心什么。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收入怎么样?”儿子突然开口。 

老杨有些惊讶:“精控设计,收入还算可以吧,不至于领基本工资补贴。为什么问这个?” 

“明年基础课就结束了,我得大致选个职业方向。听说如果方向合适的话,分配工作时可以优先安排到父母的单位。”儿子解释道,“那样就有机会长时间和父母呆在一起了,对职业生涯有帮助。” 

“那你感兴趣吗?流水线设计。” 

“说实话,没。” 

然后对话告一段落,老杨继续无言走着,儿子刻意慢下半个身位。小县城并不大,没走多久就到了市区附近,人流量明显增多。因为是老杨领路,所以不自觉的就到了他小时候常与父亲散步,现在却已被改造成复古街机游戏馆的老河床中段。儿子并未表现出兴趣,毕竟这些游戏对老杨来说也太过久远,于是两人继续向下游走去。馆内大呼小叫的情怀发烧友们并没有解除空气中的尴尬。 

老杨不时扭头偷看两眼,想从儿子的眉目间找出几分当年的样子,又不禁回想起他上学前的不少旧事,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小时候实在是太瘦了,我和你妈想着法子逼你多吃点东西,没用。只好偷偷在你饭里面藏些磨碎的营养片,盼着你别营养不良。好不容易觉得壮实些了,就到了入学年龄。入学那天你妈哭的要死要活,跟是她去上学似的,反倒是你,一声不吭的,跟别的孩子一比,特别成熟。” 

“是吗?我记得那时候我好像也哭了一整天,哭累了歇一会儿,有同学一哭,我又跟着哭了。”儿子说起这些倒是没觉得尴尬或丢人,很认真地在回忆。 

“瞎说,就是没哭。你那时候才多大啊,肯定没我们记得清楚。”老杨十分肯定,因为同大多数的家长孩子一样,他对那一天铭记在心,那是儿子从他们夫妻手上移交到社会的一天,“刚开始的时候你妈一个星期要申请去学校三四次,心理上完全没适应。她一直算是比较老派的人,多少有些接受不了孩子去吃大锅饭,时间长了才慢慢习惯。她上次看你是多久以前来着?三年还是四年?” 

“妈不是去年才来看过我吗?”儿子反问。 

“呃.....啊,我都不知道,我们现在基本没联系了。”老杨讪讪地解释。 

为了不让儿子对自己的感情问题操心太多,老杨只好生硬地转移话题:“对了,你这才几年,我感觉你跟上次比起来壮了起码五十斤往上,是有健身之类的吗?” 

“多早以前的事儿了,那时候我才十二,跟现在差远了。”儿子回答,“我这几年经常跟朋友打篮球,打得多了,身体好些也正常。” 

说起篮球老杨倒是精神了:“看来我的运动天赋还是很好的遗传下去了,你球要是打得好,那可都是我的功劳啊。” 

儿子有些哭笑不得,附和道:“是是是,你的好基因。” 

看儿子的态度过于敷衍,老杨还有点不爽,想起附近就有个老球场,干脆直接过去得了:“你别不信,我年轻的时候水平不说有多高,放在咱这小地方也算的上是一杆老枪。反正也没什么好逛的,过去跟我练两手。” 

儿子显然一路上被尴尬的气氛憋的不行,直接加大步伐向球场走去,还挥手示意老杨快些跟上,俩人一路快走带小跑,到了设施陈旧的街头球场。 

老杨在场边的器材架上扫码租了个5号球,扔给儿子,还不忘叮嘱:“没戴护具,小心些,别伤着了。” 

“我知道,我这还穿着球鞋呢,你多小心些吧,别等下腰闪了。” 

虽不知儿子是真关心还是挑衅,但老杨还是决定认真对待,免得在儿子这丢了面子。 

“开了。”儿子主动站到了防守的位置,跟老杨对球一次,老杨没说什么,寻找着突破的空档。 

这几年球打的少了,肌肉记忆却不打水分。接球之后顺势三威胁,一个刺探步下球强侧佯突一步,借对抗左腿一蹬,撤步、合球、跳投,完美出手。 

一套老杨烂熟于心的动作产生了一道不怎么熟悉的弧线。没碰到框、没碰到板、没碰到网,完美地偏离了所有目标,一个标准的三不沾。 

“呃......”气氛再次回到尴尬,老杨想找些理由解释,话到嘴边又没说出去,悻悻捡回球,对给儿子。 

儿子没像老杨那样试探,接球一侧肩,直走右路,虽然快了老杨半分,却没能完全脱开防守,临篮下眼看老杨提前封死了上篮路线,贴着身子一个右转身,起跳放篮,老杨虽然身高臂展跟儿子相仿,却因起跳慢了半步没干扰到。 

“好球!”老杨下意识的称赞。 

因为上一球打成,所以这个回合还是儿子继续进攻。看到儿子眼神里的得意,老杨决定予以回击。 

这次老杨放了两步,儿子略作犹豫,没有选择投篮而是继续突破,因为多了两步的缓冲距离,老杨这次完全没有失位,在禁区肋部逼慢下速度,儿子只能开始转半身背打。已经很久没正经锻炼过的老杨力量自然是远不如儿子,尽管全力硬顶,还是被步步凿到篮下,但正当儿子打算再次转身放篮的时刻,老杨猛往后一个“撤凳子”,儿子突然失去借力点,重心一乱,只能把球凭感觉一扔,砸在篮筐侧沿弹开。 

“嘿,还不赖。” 

“没骗你吧,等我找找感觉,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儿子回到防守位,放下之前的顾虑决定给老爹送个大帽。 

老杨再次持球,盘算着半截篮的上下步前面要不要加一个体前变向...... 

几个回合之后,老杨瘫坐在篮筐柱下,直往外冒汗,上蹿下跳的儿子虽也是直喘气,却比老杨好上不少,他握着两瓶饮料坐到老杨手边。 

“怎么样,没骗你吧,我现在都跟你五五开,年轻的时候是不是肯定比你强多了?”老杨其实心里明白,虽然刚才靠着经验打的有来有回,记起分来只是略输儿子,但大部分小伎俩只能用个一两次,再加上体力差距,儿子比自己厉害多了。 

“服。”儿子把手上的冰可乐递给老杨。老杨入手之后愣了一下:“这天气怎么喝冰的?回去感冒了怎么办?”随即发现自己的话有些扫兴,“算了,下次买点别的。” 

儿子猛灌几口,有些犹豫的问道:“爸,你觉得我的球打的怎么样?” 

“已经很好了,比我以前在江滨那块碰上的高中生强多了。” 

“你觉得......我这两年读完后能不能去青训队试试,看看能不能打上职业联赛。就算不成,去打街头的野球赛收入也不差。”因为怕父亲反对,又补上一句,“我现在的锋线打法身高确实偏矮,我这两年多练练组织和投篮,到时候打个双能卫还是绰绰有余的。” 

“去啊,干嘛不去?”父亲居然意外的支持,“对未来有想法是好事儿,没必要勉强自己去学不喜欢的东西,年轻人就该这样。” 

“不过青训队每期出来那么多人去选秀,要是没球队给合同,以后的路可能不太好走......”本以为这些是父亲会说的话,却从自己嘴里出来了。 

“别跟我这怂了吧唧的,你想打职业就给我练,别去打什么野球赛丢人,你得给我正正经经的签一份球员合同,越大越好!”脑门上挨了父亲一下狠的,有点疼。才发现父亲居然比自己还激动。 

“别以为人家职业选手多厉害多厉害,想当年那个中华鲟的核心中锋,MVP,臭不要脸的报了省大学生赛,妈的,我们哪个怕了,敢来就敢打......” 

看着父亲手舞足蹈地描述自己的光辉历史,儿子笑着往后一躺,翘脚看着空阔的天,不时附和两句。 

日光渐偏,父亲林林总总把当年的辉煌岁月回忆了遍,忍不住又发起了挑战,上来第一回合就被逼停了球,正用肩膀沉推争取勾手的空间,儿子也是拼命角力,不肯退让半点。这时,一个高瘦的男孩踉跄着地冲入球场。 

“磊哥,磊哥,我可算找着你们了。”男孩大叫。 

老杨看到那男孩的脸,心下一蹬,感觉有些不对。 

“磊哥,昨天电工实践课你忘了吗?最后的实践上手测试你一直做不出成品,就跟我换了ID卡让我替考啊。”男孩气喘吁吁地说到,“现在你手机里的ID卡是我的,所以我的申请信息全发到你那了。” 

男孩的目光从呆滞的磊哥转向有点慌张的老杨:“那个,你好,爸爸。” 

老杨人一傻,坐倒在地。 

儿子哟——

赞 | 0
举报
本文为下述活动作品
0 条评论
取消
评论
更多评论
还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推荐阅读
换一批
回到顶部
分享文章

分享到微信

举报

提交
取消

选择活动

1/10
作品二维码:
发证单位:
    发证日期:
    开问电子证书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