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问网openwhy.cn —— 基于文档协作平台的综合性内容型网站

建议反馈

提交
取消

绑定手机号

您不是手机注册用户,还不能操作创建群或申请为群参与者,请绑定手机号(手机号绑定后将也成为登录账号)
获取验证码
绑定
取消

合并账号

合并
取消

提示

取消
解绑并绑定
只有实名认证用户可创建活动,
请先进行实名认证
确定

扫描下载开问APP

开问网微信客服

400-690-0076

窗外飞思

那些花儿_6fFt
关注
收藏
字数 991
阅读 2786
0

          

         7点13分,乘早班高铁,去往北京。只为能赶去给正值高三参加期末考试的女儿做一顿午饭。

    

 

        车上人少,就坐到靠窗的位置,习惯性的看向窗外。由于大雪刚过,田野里还是一片雪霁,伴着轻薄的晨雾,一片白茫茫的,树、房、沟、垄都变得若有若无。让我想起极简主义几乎空无一色的作品。不由得有些享受起来,暗暗的开心一早走能有这样美好的发现,甚至想如果画个系列应该不错。于是,拿出手机搜寻、拍照。

       倏忽间,苍茫的雪地上闪过一些小的点,像一个个小土包,有的旁边似乎有小树。心里一惊,定睛仔细看去,原来是农人在自家地里建的坟冢,一半被雪覆盖,另一半露着土,如同椎体的投影,旁边的树分明是后人栽种的柏树,还有的坟旁有墓碑矗立。眼前立刻浮现出父亲的坟冢的样子,覆盖了洁白的厚厚的新雪,旁边的冬日枝条萧索的桃林,这两天也尽显玉树琼枝了吧?河边十几棵高大的白杨树因被大水长期浸没,长势不好,已经卖给了邻村的木匠,想母亲已经告诉父亲了。

      上次回家,母亲在坟地旁种满了红薯,茎叶长得很是旺盛,现在不知是否已经刨走还是在地里?忽然想不起上次回家看妈是什么时候,大约两个月了吧。幸而有生病的哥在她身边需要关照,她常说父亲走后哥就是她的伴,常说你们忙好自己的家管好自己的孩子孝敬好公婆就行,说自己有儿有女有孙子外孙,还能不活了吗?得好好活下去啊!幸而有弟弟弟媳在新村同一个小区里楼前楼后随时可以得见,我这做女儿的不在身边,却也可以心安。

       国庆节后,几乎每周末往返于济南、北京与燕郊,穿梭在高铁、地铁、长途公交之间,只为了给远在他乡求学的女儿多一点温暖,多一点支撑,到她成年成人,少一点想念家乡的悲凉,纵使在异国他乡也能怀念母亲曾经陪伴的温暖时光,有底气在未来的日子里能坚定昂扬。

       回过神来,列车依然在高速奔驰着,阳光渐渐洒满车窗,窗外电线杆的影子快速跳跃在车厢里的座椅间,煞是晃眼。再过半小时就到北京南了,雪霁图已经远去。思念,却如同在阳光下渐渐融化的雪,丝丝缕缕,点点滴滴。

       人在几处,心分几瓣。多想身分几处。

      



                                           



                                            高铁飞妈    

                                      2020.1.11随笔与🚄

赞 | 0
举报
本文为下述活动作品
0 条评论
取消
评论
更多评论
还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推荐阅读
换一批
回到顶部
分享文章

分享到微信

举报

提交
取消

选择活动

1/10
作品二维码:
发证单位:
    发证日期:
    开问电子证书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