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问网openwhy.cn —— 基于文档协作平台的综合性内容型网站

建议反馈

提交
取消

绑定手机号

您不是手机注册用户,还不能操作创建群或申请为群参与者,请绑定手机号(手机号绑定后将也成为登录账号)
获取验证码
绑定
取消

合并账号

合并
取消

提示

取消
解绑并绑定
只有实名认证用户可创建活动,
请先进行实名认证
确定

扫描下载开问APP

到底什么样的人间才值得

北木南马的人间
关注
收藏
字数 3560
阅读 8066
2
开问网
文艺



             到底什么样的人间才值得



最近,掀起了一股叫“人间不值得”的浪潮。


没挤上公交,你发文配图,说人间不值得。


点的牛肉面里你数了数,发现肉少了一块,你又说,生活终于对你这个可爱的宝宝下手了,说人间不值得。


早上起来你掉了根头发,说人间不值得。


白天哈哈哈哈哈

晚上人间不值得

搞得人间就像是你家开的饭店一样

说倒闭就倒闭啊

也没点前戏

直接来重头戏

当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是神吗

还是说你是魔鬼吗?


我理解,当我们说出人间不值得这几个字时,可能不是我真的要觉得这个人间让我失望,让我难过,让我难以面对,而是当我说出这句话时,它可能是我疲惫生活里的润滑剂,是我对自己生活里那些琐事杂事的情绪宣泄与实力吐槽,是我想要把我的不堪展示给世界,而又不想那么赤果果的宣示我的落魄,是我紧巴巴的生活里我自己留给自己最后的遮羞布,于是我在每个辗转难眠的深夜,在朋友圈里说,人间不值得。


我可能不太知道这个人间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间,它给予每一个人的故事,它给我们人生的跌宕起伏,它何时吹来了那阵风,它又何时带走了那场雨,我都无法预知。但我可以用我自己为数不多的行走江湖18年的故事,用自己的视角把我所感受到的人间给描绘出来,没有什么对错,没有什么是非,有的只是不同,不一样罢了。



“我”是怎样的一个角色?


目前的我是一名大一新生,刚进入新的学校,没什么固定资产,也没有室友一次充值校园卡3000块的资本那样的豪气与傻气,我就是一个简单而又纯粹的大学生,对校园生活还保有我强烈的未知与神秘感,对未来充满些许期待。不像三个月刚刚结束高考的那时候,那时候的我希望所到之处皆为热土,所遇之人皆为良善。现在不一样了,已经开始逐渐结交新的朋友,渐渐熟络,便怀念起了刚认识那会儿,还有一丝拘谨和礼貌,虽然现在我们认识的时间不足一月,但这个人大体上是了解清楚了,可能你也像我一样,默默地在心里画好了一个标记,这人是我愿意和他做朋友的,这人是我能够交往的,这人是可以一起凑饭局的,这人是我想删号的……

那么其实我在划分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对我进行一个分类,属于哪一个范畴,那么我觉得没有必要揪着不放,因为属于你的真正朋友,能够陪你大起大落,能够为你遮风挡雨的朋友也就是你记忆中的那二三人。当然我不是说现在你找不到这样的朋友了,只是真的很难,很难。因为我们会有诸多考量,没有当初年轻气盛的勇气与率真,当时的热血与纯粹,这些难能可贵的稀有品种在我们现在交友时早已不复存在。可能我就是一个看重名利,超级现实的一个人,可能我就是有那么一点自私,我可能就不太愿意和别人分享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可能我就想这样混下去,我不想挤得头破血流地去做那人上人……

其实你是怎样的一个人,你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只是你选择忽视你的小缺点,甚至你认为它们无可厚非,你只看到你为人称赞的表面,你不敢选择真实地面对你的内心,你不敢面对自己的不堪,你不敢承认现在的你混得很差,你害怕自己的狼狈会让家人难过,你害怕自己碌碌无为让朋友耻笑,所以有时候,你都看不太清自己了,这是小时候那个信誓旦旦说要成为一名科学家的人吗?这是那个曾经扬言要给家人过上天底下最幸福生活的人吗?这还是那个要给自己心爱的姑娘一切珍宝的人吗?这时候,我更害怕你还在哄骗自己说,人是会变化的,我成长了,我意识到自己的年少轻狂与异想天开,我长大了,所以我不再做梦了。那你真让人瞧不起,为什么越长大的你越不如年少了呢?为什么现在的你连梦想都戒了呢?为什么你可以毫无一点追求还在深夜发文安慰自己说平凡可贵?你在怕什么?你不敢回答,你甚至没有答案,因为可能你已经懒得思考了,但你仍然有兴致在面对种种不堪时,说一句:人间不值得。

不管怎样,我希望我们都能真实地面对自己,真实地和自己交流对话,我们都能够落在地上,实实在在地审问一下自我的灵魂,该救赎的就救赎,该打针吃药就打针吃药,该拔高咱就让灵魂高贵一点。真实地认识你自己,面对你的成功与失败,接受你的不堪,更重要的是,你得改变啊,你得努力啊,你得重新拥有小时候的勇气与魄力啊!你不能辜负了自己才是啊。


这是一个怎样的人间?


就像是一个作家说的:我慢慢明白了我为什么不快乐,因为我总是期待一个结果。看一本书期待它让我变深刻,吃饭游泳期待它让我一斤斤瘦下来,发一条短信期待它被回复,对人好期待它回应也好,写一个故事说一个心情期待它被关注被安慰,参加一个活动期待换来充实丰富的经历。这些预设的期待如果实现了,长舒一口气。如果没实现呢?自怨自艾。可是小时候也是同一个我,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看蚂蚁搬家,等石头开花,小时候不期待结果,小时候哭笑都不打折。       


可是结果重要吗?对于我们这样的俗人来说,还真挺重要的。因为当我们去做一件事时,我们必然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我们没有强有力的后盾支持,可能我们失败便会垂头丧气一蹶不振,我们没有退路,我们只能成功,所以我们把得失看得特别重要,我们特期待一个结果,美好得让人非常满意的结果,不能说这件事有错。但它总让我们心头有个解不开的疙瘩,如果你觉得这样做完全OK的话,没有一点如鲠在喉的感觉,那你完全配得上这个让你觉得非常值得的人间。那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让我们不顾一切地倾其所有地去追逐那个若有若无的结果?

可能有些原因怪不得我们,有这个时代的问题,这个社会体制的问题,现代教育理念的问题,我们既是嫌疑人,又是受害者。那我们就来探讨一下我们的问题。记得作家七堇年说过:与其互为人间,不如自成宇宙。那我想请问你,你的宇宙修炼得如何了?还是你仍然在人间浑浑噩噩度日?我其实一直觉得个人内在世界的塑造远远强于你在外表现出来的乖觉。每个人都得有自己的内心小秩序,不能轻易被破坏,被打乱,要坚决维护我们内心世界的小和平,它在告诉我们君子在世,有可为与不可为,它在规范我们的行为,它在帮助我们把内在的美好外化于形。

我想请问你,你有多久没有读过书了?你有多久没有正式地提笔写字了? 你在游戏人间的时候,人间也在游戏你。你在恣意江湖的时候,江湖也在恣意你。你在快意人生的时候,人生也在戏弄你。一切都是有因果的。也许当我们真真正正地在内心修篱种菊的时候,我们在不断潜心修炼的时候,我们可能就忘记凡事都要去求一个结果了吧。我们身体和灵魂,总得要有一个在庙里吧。希望我们自身的宇宙能够打败这个人间,让我们有时间看见这浩瀚山河,日月星辰。



什么才算值得?


是这样的值得与不值得吗?

“ 人间不值得,但火锅烧烤麻辣烫串串烤鸭珍珠奶茶芒果布丁糯米鸡酸菜鱼肉夹馍凉皮灌汤包螺丝粉过桥米线抹茶蛋糕榴莲披萨爆米花炸鸡可乐蛋挞京酱肉丝春卷糯米糍烧卖麻婆豆腐手抓饼青团云吞面章鱼丸子肠粉陈村粉烧肉叉烧老婆饼鸡蛋仔鱼蛋碗仔翅车仔面椰子鸡值得 。” ​ ​​​


那就先说说什么是不值得吧。其实在生活中我们经常提到说这样子不值得,那样子不值得。所以不值得是需要比较的,就像我们选择出行方式一样,打车贵一点但方便很多,坐公交慢一点但便宜很多,步行可能距离远不太现实,所以在思考中,我们会排除掉不值得的那一部分,剩下的未必就是值得,我们还要更深层的去考量,可能这件事都不必上升到说来探讨值得与否的高度。

所以,在这样子思考中,你会发现,你的潜意识里是有关于这样的定义的,在你犹豫不决时,你向上抛出硬币的那一刻起,不论它是正反面落地,都无关紧要,你的心中就在那一刻便有了答案。那么我觉得值得就是我内心在做出抉择时,那一刻的期待,可以不顾结果,但期间的过程一定是有意义的,一定是可以让我感受到有价值的,不会是白白浪费我的时间金钱,或许我可以更加感性一点,在我做出决定那一刻,就是非常值得的,我可以什么都不顾,就为我做出了这样的一个决定,可能是我决定我要开始环球旅行了,我决定我要开始考雅思托福了,我决定我要谈恋爱了,我决定我要开始每天健身了,我决定我要开始学一种技能了,我决定我要开始学着打一款游戏了……

我不管后续的情节会怎样发展,当我下定决心的那一刻,我克服了内心的挣扎,我解救了深陷沼泽的自己,我给茫然自己选择了一个方向,我开始有目标了,我不再颓了,不再是废柴了,那么不管后来的你对这样的目标实现得怎样,你都有那样的勇气和底气去说,这件事,我值了!所以,不管这个人间几何,我都希望我们有足够的底气去与之抗衡,维护好内心世界的和平。


生活本来就是一场恶战,给止疼药也好,给巴掌也罢,最终都是要单枪匹马练就自身胆量。


修炼自我,又何必管它人间值不值得。

希望能够有那么一天

你与世界交手多年

披坚执锐 身着铠甲

然后仍然兴致盎然

潇洒回首

睥睨河山

看得见星辰大海

装得下浩瀚江山

然后骄傲地说

哼!

不过是人间!



作者 李先生

笔名 北木南马

联系 18725924522 

微信同号

热爱文学,占得人间一味愚。



                                            

                                          


赞 | 2
举报
本文为下述活动作品
2 条评论
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换一批
回到顶部
分享文章

分享到微信

举报

提交
取消

选择活动

1/10
作品二维码:
发证单位:
    发证日期:
    开问电子证书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