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问网openwhy.cn —— 基于文档协作平台的综合性内容型网站

建议反馈

提交
取消

绑定手机号

您不是手机注册用户,还不能操作创建群或申请为群参与者,请绑定手机号(手机号绑定后将也成为登录账号)
获取验证码
绑定
取消

合并账号

合并
取消

提示

取消
解绑并绑定
只有实名认证用户可创建活动,
请先进行实名认证
确定

扫描下载开问APP

开问网微信客服

400-690-0076

复婚

拾金银人
关注
收藏
字数 7829
阅读 9544
0

                                   01

        李二狗和桂花离婚了,这犹如一个惊雷炸在李村的上空,空气在那个时候也很苦涩,谁也没有想到,这对恩爱夫妻竟然会离婚。

        李二狗亲眼看见桂花和宋明睡在自家的床上,那天他原本想给桂花一个惊喜,早上出门的时候就说今天晚上不回来了。他吃完了晚饭,趁着月色就往回赶,清冽的光洒在回家的路上,路上连个人也没有,很空,很静。树叶子都落了,树枝光秃秃的立在空中,没有一点生气。乌鸦落在树上,叫了几声传进李二狗的耳朵中,夜中的李二狗不觉得难听,反倒觉得有些动人。

        李二狗左手提着从镇上买来的两斤狗肉,右手提着一瓶子打来的酒,迈着大步进了村。村里也很静,一个人也没有。秋天已渐渐地向冬靠近,人们都回家了,躺在炕上的被窝里暖和着:“大晚上睡这么早,狗屎球,我还不知道你们做什么。”李二狗说完这句话,就觉得风吹的他有些冷,顺手提起瓶子里的酒,仰起头,一口辛辣的白酒顺着他的喉咙流到肚子里,他的嘴向后裂开,伴有咝咝咝的声音:“真他娘的爽。”心里想着桂花,肯定是躺在床上了,躺在床上干啥呢?他脑子里一想:肯定是在暖和被窝呢,一个人的温度还是差了点,今天晚上他怎么也得和桂花两个人让被子的温度再升上几度。李二狗想到这里嘴又不自觉地向后咧,这次他没有发出咝咝咝的声响而是变成了嘿嘿嘿的笑,乌鸦也附和着,来上两声给他助兴。

        李二狗踏进家门,发现大门竟然没关。“这桂花也太不应该了,怎么能把门给忘关呢。”他顺手关上了门,朝屋里走,站在门口的他刚想喊一声桂花开门,还没等张口,里面就传来“哼哼唧唧”的声音。

        李二狗怀疑自己的耳朵塞了驴毛,听错了。放慢脚步就慢慢的向门上靠近。

         “桂花,我可想死你了,我想你想的都快疯了,快让我亲亲。”宋明嘴里的热气喷在桂花的脸上。叫桂花的脸更加的娇嫩红艳。

        桂花半推半就:“李二狗那个死鬼有时几天不回家。有时候回家了又好几天不走。我想找你也尽是麻烦。”

        李二狗听着屋里人的对话,青筋暴起,身体里一股血直往脑门上冲。

        “李二狗就是一条傻狗,早晚把他给活埋了,整天啷里啷当的,不说那小子了,我都等不急了,你快点脱衣服。”

        李二狗眼珠子瞬间撑爆,像两个灯泡,手里青筋暴起,力量灌到腿上,“咣”的一声,门一下子被踹开了。看到屋里人两个人的衣服脱到一半还没有反应过什么事儿来,李二狗提着酒瓶子“嘭”的一声就砸在宋明的头上。玻璃瓶子顿时像烟花一样绽放,桂花听到声响,“啊”的一声大叫,血在那个时候已经从宋明的乌黑头发中流了出来,流到苍白的脸上。

        “婊子,你他娘的趁我不在偷汉子,是想死吗?我哪一点对不起你?”李二狗使出全身的力气嘶吼着桂花,桂花吓得躲在床边嗷嗷叫,宋明跪在床上一个劲的磕头,血留在暗蓝色的被子上,把红色的血吞没了。

        桂花做梦也没有想到李二狗今天会回来。酒洒出来,满屋子的酒味,让整个房间更增添了情欲的气息。

        “宋明,你他娘的还趴在我家床上干什么,想给我生孩子吗?滚下来!”宋明听了衣服也不穿,两只脚赤着跳下床,跪在李二狗的面前,身子弓得像个虾子,哆哆嗦嗦的像条狗:“李二狗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啦。”宋明哭哭啼啼的说。

       “你这是第几次来我家了?”

       “第一次,第一次。”

       旁边的桂花也紧跟着跪了下来,口里也念叨着第一次,第一次。

        李二狗顺了顺气,随手扯过身边的椅子坐下:“你俩当我是傻子,都给我背对着背谁要是不老实,这半截就瓶子就戳进谁的肚子!”话费了好大的力才从牙缝里挤出来。李二狗又找来绳子把他俩捆起来。

        他来不及休息,又急忙跑出门,跑到队长家。“砰砰砰”的声音响在半空中,打破了寂静的夜,显得有些突兀。李二狗一边敲门一边叫着队长的名字。李富贵正在床上跟老婆热乎着,突如其来一嗓子让李富贵瞬间软成一团:“哪个王八羔子晚上不睡觉,净他娘的在这关键时候找老子。”说着,披着衣服下床。李富贵他老婆也是一脸的不乐意,脸拉的和驴脸一样长。

        李富贵儿披着衣服出来。冻着不自觉的抽了一下,骂骂咧咧地打开门。看到李二狗:“李二狗,你脑子有病?大晚上不睡觉,敲门干啥?你要是没有什么大事儿,我就把你狗头拧下来当球踢。”

        李二狗看着李富贵满身的腱子肉,真怕他把他的头拧下来当球踢,可他又想到宋明的头是他要当球踢的,他不能让李富贵先踢他。

       “队长,我老婆出轨啦!”

        “啥,你再说一遍!”李富贵看着李二狗一脸苦瓜样,一下子没听清,李二狗又重复了一遍。

        “我老婆和宋明上床了。”他使出全身的力气吼着。吓了李富贵一跳。他怕李富贵还没有听清,又说了一句:“桂花和宋明上床了。”

        李富贵听完笑着:“李二狗,你媳妇都跟人上床了,你做人真失败。活的还不如条狗!”李富贵嘲讽完又接着说:“他们两个现在在哪儿呢?”

        “在我家,叫我绑起来了。”李二狗耷拉下眼皮有气无力的说着。

         “你等会我,我回屋穿上衣服就去你家。”

         李二狗和李富贵往李二狗家走着。月亮照下来,乌鸦叫几声。李二狗听不见乌鸦的叫,他脑子里只有哼唧哼唧的声音。李富贵问李二狗什么话,李二狗也没有听见。

       “李二狗,你聋啦,问你话呢。”

       “什么事,队长?”

        李富贵看着李二狗那神情说没什么。

李富贵进门就看见宋明和桂花两个人绑在一起,坐在地上都耷拉着头,李富贵回过头问李二狗:“你说,这个事你想咋办?”

        “离婚!”李二狗表情很坚决。

        “没得商量了?”李富贵试探着问。

        “没得商量。”桂花听了,猛地抬起头。李二狗又补充道:“不过她要净身出户,我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是她对不起我。”

        “二狗,你饶了我吧,我以后不会了,我发誓。”

        “狗改不了吃屎。你以后爱跟谁过跟谁过,咱俩从现在不认识!”

        桂花出轨的事儿一天就传遍了李村,村里人见了李二狗都说他命苦,好不容易看上的媳妇儿还跟人跑了。李二狗什么话也不说点点头就走过去了。等人走远了,就说一句:“他娘的,我真命苦。”

        桂花和李二狗离了婚就住到了宋明家。宋明家破破烂烂,没有一点好,唯一完好的就是他那张脸,家里乱的像垃圾场,也不打扫,脸弄的光滑透亮,苍蝇在他家能落脚,在他脸上能打滑。

        桂花花了一天的时间里外外的打扫了一下屋子,她现在不敢出门,村里人从宋明家门口经过的时候都是快快的走,孩子们在这条路上玩,父母们就立马拉回家。宋明照样没脸没皮哼着歌出门,桂花进了家后,他也不做饭,就等着桂花把菜往桌子上一端,李二狗照样出活,早出晚归,有时候在外过夜时间也比较长,家里没人了,他回来的更少。钱一个人花,生活也滋润了不少。

        宋明和桂花刚开始的生活像鱼离不开水,水离不开鱼。宋明每次回到家都会在桂花做饭的时候从后面悄悄的抱住她,桂花会吓一跳,故作娇羞道:“你吓死我了。”宋明每到晚上都会急急的上床,碗都来不及刷,拉着桂花就往床上推。桂花二十六,宋明二十七,干柴遇到烈火,一下子就燃了起来。火烧灭了,再添一把柴,一把更比一把旺。到了半夜,火灭了,木柴也没了。

        过年的时候,桂花和宋明坐在一起吃着花生,嗑几个瓜子,两个人相互看一看,笑了。李二狗一个人在家,房间里空空荡荡,以前感觉过年与不过年对于他来说不觉得有什么,可今年突然成了一个人叫他怎么也不适应。桂花连儿子都没有给他生下就成了别人的老婆:“他娘的。老子真命苦。”说完用筷子夹起一块冻狗肉,喝一口白酒,嘴咝一声。又夹起块大排骨啃的满嘴流油,再喝一口白酒,又咝一下:“他娘的,老子真命苦。”

        喝完酒吃完菜,李二狗脑子有点昏昏沉沉。他想出去透透气。走在街上,各家各户门上都挂上了大红灯笼,鞭炮声从门里传出来,小孩子们在路上一起玩着笑闹着。小峰走在街上,端着热气腾腾的饺子朝父亲家走去,看见李二狗就问一句吃了吗?李二狗高声回答“吃了,今年吃的最好。”说完笑着向前走去。不远处,李二狗看见一个小男孩儿牵着一个小女孩儿向他走来,男的牵着女孩的手走到李二狗面前。“二狗叔,这是我的媳妇。”“二狗叔好!”小女孩儿娇羞似的说了一声。李二狗拉住前行的他们:“你才几岁,就他娘的有媳妇了。”“二狗叔,我都上一年级了,有媳妇儿很正常。”说完头也不回,很神气很傲娇地向前走去。李二狗愣在原地,“小王八蛋都有媳妇儿,我真命苦!”说完朝前走去。

        李二狗走着走着就到了宋明家门口,两个红灯笼挂在门上,把李二狗猪肝般的脸色照的发了红,大门从里面插住,李二狗越想越生气,抬起脚使出劲“砰”的一声踹在宋明家的门上,和上一次踹自己家的们声音差别不大。然后他又跑远躲起来。这一声吓得在床上的宋明一下子趴在桂花的身上。宋明穿好衣服急急出门。看见只有小孩子在附近玩:“小王八蛋到一边儿玩儿去,大爷办正事儿呢,别捣乱。”“你才是王八蛋,你是鳖蛋”说完立马跑开了,气的宋明骂咧咧地进了屋。

        “咋了?谁踹的门?”桂花躺在床上等着眼张口问。

        “一帮小兔崽子,不管他们,咱们继续。”说完就迫不及待的爬到床上。

        李二狗躲在暗处看着宋明那样子捂着嘴偷笑。等宋明回去了,李二狗大摇大摆的从暗处走出来,朝家走去。路上碰到刚才去父亲家送饺子的小峰。小峰看着李二狗笑的比刚才更开心,就问他遇到什么高兴事了?二狗子笑着说:“没什么,今年吃的很好。”

        李二狗回到家,躺在床上,想着踹门的那一脚,真是解恨又解气,不自觉的笑出了声。这天晚上,李二狗睡得很香,比抱着桂花睡觉的时候都香。他在梦里梦见自己又踹了一脚宋明家的门,又吃了狗肉和排骨。




02

        事情发生在三月,那时候春天来了,花开了,树也开始冒出芽,宋明在这个时候又犯了错误。

        这天,桂花正在家里收拾屋子。李二牛拎着宋明的衣服,带着一大帮子的人就进了宋明家的门。桂花听着外面吵吵嚷嚷的,用围裙擦了擦手,走出门。看到满脸血的人先是大叫了一声,他没有认出来是谁。“我再也不敢了。”桂花听出来这是宋明的声音,一下子扑倒在宋明面前,拦住提着拳头上来的李二牛:“他怎么了,你要打他?”桂花嘶吼着说。“哼,他干的好事,狗改不了吃屎。”桂花听的莫名奇妙。问宋明,宋明一个劲儿地低着头,什么话也不说。

        这时李富贵的头从后面冒了出来:“桂花。宋明这个人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这种事儿说出来简直丢人。”桂花听明白了,李二狗对宋明说过这句话,李二牛也说了。李富贵也说了。桂花搀着宋明的手,忍不住的哆嗦,两个嘴唇也上下打颤,她一下子蹲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村里的老老少少都围在他家周围,嘻嘻地笑着,嘴里不时的说着什么。

        桂花站了起来,头发散乱着,屁股上腿上都是土,她走到宋明面前,揪起宋明的头发,在宋明满是血的脸上“啪”的一声。村里人看着桂花的举动吓得都不敢说话了。桂花接着回过身,对着李二牛说:“二牛,对不起。”二牛和村里人都是第一次看见桂花打人,她跟着李二狗时从来没有见过她发过脾气。“管好你的男人,再有一次,我要他的命。”李二牛说完就转身走了。李富贵一直站在李二牛的身后,一句话也没有说,除了刚才那句。李二牛一走,他就成了站在最前面的人。他咳嗽几声,清清嗓子,吐出一口浓痰,接着对村里的男人们说:“乡亲们趁着大家伙儿都在,我也就不下广播了,各位兄弟,看好自己的婆娘。各位姐妹,晚上别上错了床。”李富贵说完转身就走了,一连串的笑声在他的身后响起。桂花听了脸色煞白,把宋明拖进家门。

        宋明像死了一样躺在床上,两眼空洞着盯着屋顶。桂花心再也不会燃烧了,她为了这个男人背叛了李二狗,可到最后她却成了最委屈的人。她抛弃李二狗是看中宋明的色相,没想到宋明还是狗改不了吃屎。

        李二狗踏着落日回家,回到家做好饭,月亮就冒出来了,李二狗在月亮冒出头不久,李富贵就来到了她的家。

       “李二狗,今天的事儿你听说了吗?”李富贵进了门拽过来椅子坐在上面就说出这句话,李二狗愣是没听懂李富贵的意思。

        “队长,出什么事儿了?”

        “李富贵从怀里掏出烟,二狗拿起火柴给他点着烟。”李富贵狠狠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来,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李二狗,宋明又他妈的出轨了。”李二狗一听,“狗改不了吃屎。”顺嘴吐了出来。李富贵儿听了点点头。“今天李二牛揍的他连桂花都认不出来。比你那个时候还厉害。”李二狗静静的听着,什么也不说。

       “李二狗,桂花对你咋样?”李富贵试探性的问。

        “还行,不过他已经是宋明的婆娘了,再好也是别人的老婆。”

        “你应该把她再娶回家。”

        “凭什么,她现在是别人的,我不稀罕。”

        “你忍心宋明那样的人对桂花这样,这不是糟蹋桂花嘛!”李富贵说完又抽了一口烟,吐出烟雾,烟雾遮住了她的脸。

        “队长,我老婆都是别人的啦,都跟别人半年了,我还把她娶回家干嘛,叫你你愿意?”李二狗秃噜了嘴一说出来这句话。

        “李二狗你说啥?你再说一遍。”李富贵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脸像涂了酱油,把李二狗吓坏了。李二狗陪着笑,抽了自己一嘴巴。“队长,你别往心里去,我一时口误”李二狗嘿嘿笑着。李富贵看见他这副嘴脸也不好再说什么。

        “李二狗,早在一个月前我就知道宋明和桂花整天吵架打仗了,我是看你们以前小两口不错,桂花一时糊涂,你可得好好想想,你以后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媳妇儿了,你每天回来一个人吃的是挺自在,你老了咋办?你还想一辈子打光棍。村里可没婆娘了,再错过桂花你就后悔吧。”

        李二狗听着哑口无言。他不知道怎样反驳:“我真他妈命苦。”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想通了就告诉我一声,我去做工作,你要是不愿意就当我没来说。”李富贵说完抬起屁股就走了。

        晚上,李二狗失眠了,躺在床上想着桂花给他暖被窝,给他烧火做饭,天冷了,给他温酒,天热了给他洗澡。现在一个人不愁吃不愁穿,可总是感觉少了点什么,他知道桂花的好了,穿起衣服,半夜里走到队长家门前。

        “嘭”的一声,吓得李富贵倒在他媳妇的身上。“他娘的,谁又吓老子,我非宰了他。”转而又笑脸对着:“媳妇儿,你等一下我,我立马回来。”床上的人一脸的不乐意,脸还是像驴脸一样长。

         李富贵披上衣服,敲门声还在持续着。“谁?大半夜的不睡觉。”

         “队长,是我,李二狗。”

        李二狗隔着门喊叫着,李富贵打开门:“李二狗,你他娘的要是没有天塌大事儿,老子把你头拧下来当球踢。”李二狗听了一缩脖子,讪讪道:“队长,我想让桂花回家。”李富贵一听,哈哈一笑,笑的李二狗脖子缩的更厉害:“好你这个李二狗,半夜就为这事儿,看来你也忍不住啊,回去吧!明天我就去宋明家。”“好嘞,谢谢队长。”李二狗转身就想往回走,李富贵叫住他:“别再半夜敲老子的门,就是天塌了,你也得给我顶到天明,再有一次,你脑袋搬家。”李二狗听了嘿嘿笑:“不会啦,队长,你忙吧。”

        李富贵吃完早饭就往宋明家走去。路上抽着烟,想着怎么和桂花说。到了宋明家门口,里面传来吵闹声,李富贵还没听清什么,就听见屋里摔东西的声音,李富贵扔了手中的烟,一下子推开门,宋明和桂花两个人正在吵架,桂花头发散开,衣服扯得乱七八糟,再一看宋明脸上几道抓痕,李富贵猜到肯定是桂花干的。“打啥,都给我住手。”两个人见李富贵来了,都停下手。“什么样子!不怕人家笑话,桂花,你说为什么打?”桂花大口喘气,胸脯来回起伏:“队长,我要回娘家,这里我待不下去了,我在这里快丢尽脸了。”宋明听完大声嚷着:“你都成破鞋了。还不如跟我过。”李富贵听完,上去狠狠地朝宋明脸上一巴掌:“你他娘的说啥!桂花这么好的一个人让你糟蹋成这样,你再给老子说一遍桂花是破鞋,老子让你绝育。”这是李富贵头一次在别人面前生气。虽然他平时也是凶巴巴的样子,但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李富贵说完大口喘气,桂花听着眼泪扑簌簌的掉下来。“你好收收拾屋子,以后你就一个人过。”李富贵说完又朝桂花说:“桂花,你跟我出来一下。”

        桂花跟在李富贵后面出了门,站在李富贵身后,李富贵回过身满怀愧疚的说:“桂花,我知道你们吵架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原本想过来劝劝,但我总觉得你家的事儿,我一个大男人不方便插手。如今这个样子,我有责任。”李富贵说完停了停又继续说:“宋明就是狗改不了吃屎,你不一样,你是一时糊涂。人难免犯错,你这个错误虽然有点严重,结果也不好,但是只要你改,李二狗那边你不用担心,我去帮你做工作。”

        桂花听完,眼泪又被逼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李富贵面前。“队长谢谢你我已经没脸面对李二狗了,我不配。”李富贵看着桂花跪在面前,连忙扶起来:“桂花,你这是干啥?你别这样让人看了容易误会,你快起来。”李富贵搀起桂花。

        “队长,我想回娘家,我对不起李二狗,我没脸求你成全我吧!”说完又要下跪。李富贵听了,知道现在一时改变不了桂花的想法,只好答应她的要求。

       李二狗听完李富贵的叙述,叹出一口气:“我真他妈命苦。”

        “苦啥子,过两天你去桂花娘家把桂花接回来,这两天别急,让桂花好好冷静一下,现在去了反而更加让桂花觉得羞愧于你,别说回来了,就是想见你,也不一定。”李二狗听完吓得一个激灵,忙着点头,连说不会不会。



                           03

        一个月后,桂花娘出来开门,看见门外站了一个人,吓了一跳,待慢慢走上前去,才发现是李二狗。“二狗,你咋来了?快进来。”桂花娘说着拉着李二狗进门,李二狗笑着拉住桂花娘的手:“娘,桂花最近好吗?”桂花娘听李二狗的问桂花,红了眼睛:“桂花最近还好,梦里常念叨着对不起你,娘知道她犯了错,娘替她对你赔个不是。”

        “娘,你说啥呢,当时是我做错了,我不应该离婚,桂花也不会这样,是我的错。”说完,李二狗的眼泪一下子就飙出来了。李二狗顿了顿:“娘,我想和桂花单独谈谈,你看行吗?”“好好好,娘不打扰你们,你和桂花好好谈谈。没吃吧,娘去给你上集买点儿吃的,中午在这儿吃。”说完桂花娘抹了眼角的泪,脸上挂了笑容出门了。

        李二狗进了屋,桂花正在吃饭,没有注意进来的人,看见人影,以为是娘。“娘,你快来吃饭啊,要不就凉了。”

         “桂花,是我。”李二狗脸上带着浅笑对桂花说。

        桂花抬脸看是李二狗,手中的筷子掉在地上。眼泪也随着筷子掉落而掉落。

        “桂花,你瘦了。”桂花听完,转过身去抹泪。李二狗上前,在椅子上坐下来。他掰过桂花的身子,抬起桂花的头,让桂花看着他。“桂花,是我的错,我平常忙着干活忘了你,我当时糊涂。离婚是我这辈子犯的最大错误,我不忍心你一个人生活。宋明那个人,他是个王八蛋,不知道珍惜你。我也是个王八蛋,我也没有珍惜你。我实在不愿意一个人过生活,我受够了,你跟我回家吧,我需要你给我做饭,我需要你给我冬天暖床,夏天给我准备凉水洗澡。冷了让我穿衣服,热了给我扇风。”李二狗说着说着就哭了,越说越哭,越哭越说。

        桂花听着李二狗的告白,她也哭了。一开始还是落泪,后来怎么也止不住泪掉下来,李二狗看见桂花也哭,一下子把她抱住,两个人抱着一起哭。

         李二狗松开抱着桂花的手:“桂花,跟我回家吧。”

        桂花看着李二狗,给他抹了泪,轻轻的点了点头,李二狗笑了,嘴角向后咧,发出嘿嘿笑。

        回家的第二天,他们早上就去民政局把绿本换红本。当天晚上,李二狗真把自己累成了一条狗。

赞 | 0
举报
本文为下述活动作品
0 条评论
取消
评论
更多评论
还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推荐阅读
换一批
回到顶部
分享文章

分享到微信

举报

提交
取消

选择活动

1/10
作品二维码:
发证单位:
    发证日期:
    开问电子证书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