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问网openwhy.cn —— 基于文档协作平台的综合性内容型网站

建议反馈

提交
取消

绑定手机号

您不是手机注册用户,还不能操作创建群或申请为群参与者,请绑定手机号(手机号绑定后将也成为登录账号)
获取验证码
绑定
取消

合并账号

合并
取消

提示

取消
解绑并绑定
只有实名认证用户可创建活动,
请先进行实名认证
确定

扫描下载开问APP

开问网微信客服

400-690-0076

回家的幸福 文/韩进

kw_PGrmaQ
关注
收藏
字数 1262
阅读 6148
0

           

在南京工作时,特别青睐当地美食。

周末,几位同事相约去吃晚茶。大家虽然来自五湖四海,对美食的热爱却不约而同。我们AA制,各种汤包、茶点、粥、雪菜肉丝面、小馄饨轮番上。有时也点一些大餐,像清蒸狮子头、盐水鸭、松鼠鳜鱼等江南名菜,再配上几瓶地道的金陵干啤,我们像一群饕餮,风卷残云,直至午夜才散去。这一切导致的结果是我的体重一路飙升,曾经信誓旦旦的减肥计划,在美食的沉沦中化为乌有。于是同事支招儿:“管住嘴,迈开腿。”面对众多的美食,管住嘴是不可能的,那就迈开腿吧。休息时间脑袋一热,去南京长江大桥。打着旱伞,脚下的地面热得能烤熟猪蹄,路面被烤得一走一个坑。那天高温37度,而桥上的地表温度则高达52度。

车水马龙,没处躲藏,回来时快成水人了。于是,我把淋浴调到最低点,冲个透心凉。接踵而来的是重感冒,发烧、头疼,胃口像被堵上,对所有美食失去兴趣。吃药、挂吊瓶,面色憔悴,体重直线下降,“减肥效果”甚为明显。

病中的我梦见了母亲包的饺子,父亲做的鸡蛋西红柿热汤面,普普通通的家常饭竟成了我的乡愁。

病好后,正赶上春节即将到来,本来不打算回家的我,背着行囊踏上了归家的路。返程的高峰,车站异常拥挤。我没买到卧铺票,买了一张座位票,还是从退票窗口截下来的。上车后,我立刻登记补卧铺票。好在这是始发站,但很快行李架上就塞满了各种包裹。走廊里站满了人,过道挤满了人,时不时有烟味飘来。

这些打工的人们,脸上带着归家的渴望。车又到了一个站,一位抱小孩的妇女上来了,我看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拎着不少东西,她在过道里挤了一个地方,把行李一放,就坐在了上边,搂着孩子,孩子三四岁的模样,孩子很快在她怀里睡着了!我走过去,让她坐在我的座位上。她说:“大妹子,谢谢你,这样挺好。”我说,我补了卧铺票,可能一会儿会有票的,别委屈了孩子。她感动得连声说谢谢。孩子的父母都在外打工,春节不回来了,我把孩子接回来。要不然谁出来遭这罪!

这时,列车员在车里喊,卧铺车厢有位置了。我立刻拿着身份证办好了手续。呀,还是下铺呢,我心中一阵窃喜。过道全是人,要想走过三个车厢到卧铺那里去太难了。正好车又停了。这是一个大站,停的时间长些,我使劲从凳子下边把行李箱拽出来,下了车,我的另一个手还拎着一个包向卧铺车厢狂奔。我气喘吁吁终于找到了那个车厢的卧铺,我安顿好行李,坐在卧铺上总算松了一口气。车开动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握着一张火车票走了过来:帮我个忙看看这票,我说:上铺。“这是孩子给买的,说只有这一张了,说是能换。你看我这老胳膊老腿,只能换票了!”

我说:“我跟您换吧!”“太谢谢了!”老人千恩万谢。颤颤巍巍地掏出个包,打开掏出一把零钱要给我补差价钱,我摆摆手说:“留着您买饭吃吧!”

终于到家了。我下厨做了自己最拿手的五彩大拉皮、红烧鱼、小鸡炖蘑菇、酸菜粉、紫菜蛋花汤。父母忙前忙后打着下手。坐在一起举杯时,才发现母亲鬓角又添银丝,父亲额头又多了皱纹。原来天下最好的美食就是亲手为父母做一顿可口的家宴,好滋味无穷,千金不换。

(本文发表在2021年《沈阳晚报》上)

赞 | 0
举报
本文为下述活动作品
0 条评论
取消
评论
更多评论
还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推荐阅读
换一批
回到顶部
分享文章

分享到微信

举报

提交
取消

选择活动

1/10
作品二维码:
发证单位:
    发证日期:
    开问电子证书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