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问网openwhy.cn —— 基于文档协作平台的综合性内容型网站

建议反馈

提交
取消

绑定手机号

您不是手机注册用户,还不能操作创建群或申请为群参与者,请绑定手机号(手机号绑定后将也成为登录账号)
获取验证码
绑定
取消

合并账号

合并
取消

提示

取消
解绑并绑定
只有实名认证用户可创建活动,
请先进行实名认证
确定

扫描下载开问APP

开问网微信客服

400-690-0076

他回来了

阿和就在不远处
关注
收藏
字数 1417
阅读 4226
0

他回来了。

身后带着一大群追求他的女人,那些其实是他的员工,说成追求倒不如说成是他的头号狂热粉丝更恰宜些。

在这边西北边陲的小镇上,近几年连年不太太平,总是大到有小国纷争,小到经常有小偷小摸的现象,鱼龙混杂,什么都不好说,治安人员也在尽量维护每天都在工作。走在路上,穿过矮墙丛生的顺势而下的巷子石头小路,你看,便衣人员又在询问刚才被盗的一起案件,犯罪嫌疑人刚一溜烟跑到前面去了,有的看清了有的没看清,大家已经习惯了。“几乎是死巷子跑不了,怎么不见了呢。”

下意识余光好像看到那小偷躲在了一户人家破败不堪的房子里,但我不应该去管,作为一个小孩子的我,也并没有提起。

回来镇上的人是我的二叔,他是生意人。听说他曾经犯了罪,杀人了。可那都是别人瞎传的,生意人起纠纷很正常,但杀人我觉得就没必要了吧。

我们以前没见过他,只知道他的存在,他很小就出去闯荡了。只有先前在世的几位老人见过他。我们没见过,不过他既然回来了,就不可怀疑他存在的真实性,我们也就顺势接受了有这样的一个亲戚。

他很高,中年,沉默,很有迷人的气质,穿着整齐,干净,发型整洁。

一些人认为他很有钱,他可以改变亲戚们的家庭情况;一些人还不太清楚状况,议论纷纷。

可没想到,过了两天他就要离开,如此匆忙,但谁也不好说什么。

只记得,他走了,我也走了。那是在我醒来后发现我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我才出现这种意识的。

那地方没有小镇,没有几个人,这是一片天很蓝,一望无际的荒原,有少许的云,和因为没有什么阻挡而吹着微风。没有建筑,只有一幢房子,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用很稀疏的铁丝网围城的场子。地面还有新绿的小草。

我到了房子里,像过映画还是时光倒流一样,我看见了二叔之前的样子。并不像现在这样的长相。他说要完成一项什么任务,也或许是别人派发给他的。又或许是他真的犯罪了,他找人给他改头换面,换了不一样的身材和面孔。

空气中不清晰的展现,他和朋友乘坐的直升机各自坠毁,他们无人生还的消息。对,这是新闻报道。

我也坠毁到了水里,但我爬到了岸边,岸边并不像这个荒原的地方,岸边有些许建筑。有我的一个朋友,我非常羡慕他有好多绳草编制的工艺品,他说可以卖给我。我掏光了身上所有的钱,连同地上捡到零钱,也只有不到十块,都给他。我挑选自己很久以前看中的那个,但我一时不能想起当初看中是哪个了,也许已经不在这。于是我换一个,那些物品放在树上的平台上,我得自己上去拿,当我爬上树拿到在下来的时候,我在岸上,朋友在水里玩跟我说了句话,我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但我看到我后来也在水里对他说了句话,他在岸上。于是我好像记起自己当初喜欢的是哪个物品了,我看到我选中了,那个我确定买。朋友很惊讶,我为一个人的梦想而执着,他很感动居然哭了。后来我们说了再见……

但真实的是二叔他们过了几分钟,从水里飘起,互相打开隔水的面罩而打招呼。是的,他们活着,然后开始改头换面。

他或许犯罪了,有可能没有只是虚构的假想给人们看。但这一切都不寻常。从我到这个地方开始。

他们一共有十个人以内,我没细数。忽然,他们赶到一个只有一扇门的小房子里,开始从外面和我打网球,奇异的是我居然每一个都能接住,我可能体育类技能比较发达。

过了一会儿,他们迅速说说笑笑过来关上门,准备在外面放火烧死我。这是怎么回事儿。火是真火,他们在烧,在说话,当我拨开背后木头挡着的门打开时,他们在欢迎我。仿佛他们知道我即刻便可以找到出路。欢迎我像欢迎好久不见的朋友,像欢迎一家人,但我对以前没有记忆……

赞 | 0
举报
本文为下述活动作品
0 条评论
取消
评论
更多评论
还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推荐阅读
换一批
回到顶部
分享文章

分享到微信

举报

提交
取消

选择活动

1/10
作品二维码:
发证单位:
    发证日期:
    开问电子证书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