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问网openwhy.cn —— 基于文档协作平台的综合性内容型网站

建议反馈

提交
取消

绑定手机号

您不是手机注册用户,还不能操作创建群或申请为群参与者,请绑定手机号(手机号绑定后将也成为登录账号)
获取验证码
绑定
取消

合并账号

合并
取消
只有实名认证用户可创建活动,
请先进行实名认证
确定

扫描下载开问APP

释航
关注
收藏
字数 2257
阅读 3.5万
开问网
小说


道中央有一刀客,头戴一顶斗笠,身披蓑衣,腰间悬有一把缠着泛黄破旧白布的刀。刀客行走看似缓慢,实则步速极快,步伐沉健身后却不见一丝走过的痕迹。

斗笠摘下后刀客露出了面目,看着约莫是过了而立之年,脸型方正,五官突显给人一种刚劲有力的感觉,但眉宇间却浮有一丝若隐若现的戾气。

这时离着不远的一桌有一名大汉嚷着:“你们说现在江湖中谁的武功第一?”

一桌中又一位大汉反驳:“要我说还得是佛门的无念禅师。无念禅师据说修成了金刚不坏之躯,手持一根百斤精铁禅杖,金刚怒目,纵横无敌。”

“而且你们知道为什么咱们这座小城经常会出现奇人异士、江湖侠客吗?据说无念禅师就在咱们留州城背后的深山中修行,那些人都是奔着无念禅师去的。”

这位大汉刚想发表一番言论后洋洋得意,不曾想又有人说出其他人选来反驳他,众人你争我吵、据理力争一时间无法给这个问题做出一个合理答案。刀客将最后一杯酒一饮而尽,重新穿上蓑衣戴上斗笠,没有继续听大汉们讨论摇了摇头起身离开了酒馆。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离开酒馆走向深山的刀客望着天空不觉吟出了这两句诗。

雨还在下,清明时节山中已是绿意盎然,配合着小雨朦朦胧胧更添神秘之感。道路泥泞,越往高行也是愈来愈冷,但这些并没有拦住刀客的步伐。大约走了半个时辰,深山之中恍然出现一座寺庙。寺庙处于深山的幽谷之中,有许多参天树木遮蔽殊是不易发现。寺庙从外观看甚是气派,丈许的高墙尽显森严,红砖绿瓦琉璃飞檐,山门乌黑镶有一对金漆兽面门环,两根环抱朱红门柱竖直矗立若有通天之势,梁上悬着一块黑漆木匾真金字匮——“慈恩寺”,提款赫然可见是一位当世的大家。

刀客抬脚一跺地上几块石头便腾空而起,随即一刀挥出将这些石块向牌匾拍去。只听“轰”的一声牌匾应声碎裂掉下。刀客走到紧闭的大门前一脚将门踹开,两名寺院的僧人闻声提着戒刀赶来。

“当然知晓,不过是个贼窝罢了,来这儿就是取你们命的。”

各个大殿中不断有身着锦衣华服的僧人提着戒刀、拎着禅杖向刀客涌去,刀客游鱼似的在僧人中穿梭只见拳影不见人影,偶有赤身的僧人携着小尼姑或是山下的荡妇逃跑都被刀客一脚卷起的戒刀戳死。一路走来刀客仿若一把镰刀所过之处一颗颗头颅如秋收时的麦子不断被他收割,尸体堆积在血泊中,黑红色的血液与雨水混在一起在寺院内四处横流。

望着满是自己弟子尸体的寺院老僧白眉之下的双眼杀机骤现,老僧周身的空气也因此骤降了几分,不过老僧却并未发作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将杀机隐了过去。

“施主,如此妄造杀孽可知业因果报轮回,本寺弟子皆为施主屠杀,可知他们犯了什么罪过?。”

听到刀客蛮不讲理的回答老僧已是有些动火略带怒意的说:“施主如此强词夺理未免有些不妥吧,本寺弟子已被施主杀尽,今日无论如何施主都要给本寺一个说法!”

“说法?一个贼窝想要什么说法,不过是些邪淫僧人和亡命之徒罢了,正是死得其所!”

老僧听到这三个字白眉微抬,但却没有做出什么回应只是低头拨动念珠念着佛号。

刀客越说越是气愤嘴角渗出了丝丝血迹。

“阿弥陀佛,施主所说贫僧实在不知。往昔的韩东庭的早已经死了,如今只有慈恩寺的无念禅师。施主执念太深,还需放下执念才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此时的刀客双眼血红,已如疯魔一般。

一轮相持力竭,老僧仅是向后退了半步,刀客却是倒飞出了七尺远。刀客将刀插地止住退势提了一口气继续向老僧砍去,老僧仅在半步之内挪移,单手持杖挡刀泰然自若。刀客偶有几刀避过禅杖砍在老僧身上却如砍到金石一般不能伤到老僧分毫。老僧挡过几刀寻到刀客一个破绽一杖递出击向刀客小腹,刀客不及回刀抵挡被老僧一禅杖击倒在地。

“金刚不坏之身,不过是你偷学的硬气功罢了,也就能糊弄门外汉,看我这就破了你的金身。”

天空中突然乌云密布,刮起了阵阵狂风,如豆大的雨珠打在刀客身上、打在老僧身上、打在尸体上、打在地上冲刷了污血。刀客双手握刀一步一步缓慢的向老僧走去,但是刀客凝聚的刀势将老僧压迫的无法行动。一步一步刀客已经逼近老僧,刀客以极缓的速度向老僧递出一刀,这一刀虽然看起来平淡无奇毫无惊艳可言但其寒芒却死死的将老僧锁定使其无从闪躲。眼看寒芒已经逼至老僧的眉间,老僧古井不波的心境慌乱不已,额头开始渗出了丝丝冷汗。

老僧跪在地上痛苦的捂着伤口,此时的刀客并未有继续出刀而是站在老僧面前冷冷的俯视着这个自己一生最痛恨的仇人。

老僧一边说着一边注视着刀客的神情,眼见刀客听到自家的惨案不禁恍惚,老僧从袖中掏出一把八指长的降魔杵暴起向刀客刺去。刀客见老僧起身立时回过神来急忙后退躲闪但却为时已晚,这根金刚降魔杵刺穿了刀客右肩使得刀客整只右臂不得使唤。

得手后的老僧原形毕露不再慈眉善目,眼中充满了杀机与戾气,举起了手中仅剩半截的禅杖。

刀客缓缓的睁开双眼,将白布缠在了自己的左手上,左手握刀艰难的将自己撑起来。

此时的刀客已是人刀合一,他以己身做刀左手亦是持刀向老僧递出这最后一刀,天地于此已做静止,万物皆化为黑白,黑白之间仅现一刀向老僧递去。老僧知晓刀客这人刀合一的绝命一刀就算自己全力抵挡仍是无用更不要提如今已然重伤在身,这无上的刀意使得老僧心神俱颤,他想要抵抗身体却动弹不得只能闭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正趣果上果,归依天中天。一道长死生,有无离二边。二十年前没有了陆连宗,今后也没有了刀客归兮,心中所执不过虚幻罢了,放下自得大自在,妄也,忘耶,哈哈哈哈······”

立在原地的老僧怔怔出神,反复的默念着刀客的那几句话,眼中杀机不在戾气不现而是逐渐变得清澈又闪着光,就这样他弯下腰慢慢捡起了地上的刀······

作者:释航,黑龙江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

举报
本文为下述活动作品
投票时间:2019年01月09日 17:00 – 2019年06月09日 00:00
编号:120
投票
票数:8
3 条评论
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换一批
回到顶部
分享文章

分享到微信

举报

提交
取消

选择活动